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426章 不得发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月程难得出门,既然回到了老家,不免同本地的乡绅近邻联络一番。

  青州府最风光的当属孟月程,可孟月程现在受罚,端着架子也没意思,不若平易近人一些。他记着那佟孝贤发现边小清跳河一事,分明他已经令人将边小清的死讯掩盖住了,可这事还是传进了佟孝贤耳朵里面,可见孟家在青州虽然势大,但论团结同乡,还是差些!

  孟月程权衡许多利弊,放下架子,和本地乡绅聚了聚,不想这边要走,竟然同孟中亭撞上了。

  有那乡绅认识孟中亭地,直接叫了小六爷,“小六爷怎么过来了?可是特特来请大老爷回去的?”

  孟中亭哪是来请孟月程回家的呢?他自己都是偷着溜出来的!

  这问话着实尴尬,孟中亭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跟孟月程行礼,又更众乡绅老爷行礼,崔稚一见这状况,早就躲到一边去了,不给孟小六添麻烦。

  然而她躲得却没孟月程的目光快,孟月程从第一眼瞧见孟中亭的时候,就瞧见了他身边的崔小丫,他见崔稚穿着一身男人打扮,可小脸白净,在孟中亭身边呵呵笑着,完全没有男子的声音。

  孟月程这个年纪,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这分明就是个小丫头!

  孟中亭在旁给众乡绅行礼,孟月程死死盯着崔稚看个没完,他见这丫头穿着绸面的袄子,领口袖口镶了雪白的皮毛,腰间挂了一只兔儿,看着家中富贵,可富贵人家的姑娘,哪有这般随意出来逛的?

  不知道是不是孟月程的眼神过于凌厉,崔稚有所感应地转过头来,正好同他对了个正着。孟月程心道正好,自己都瞧见她了,且看她怎么说话。

  孟月程这厢等着崔稚跟他行礼,然后趁机问一下崔稚的家世,谁想崔稚有一招独门秘籍,路遇不想见的熟人,就把脑袋一扭,对着身后问一句,“咦?谁叫我?”

  她似真似假地一问,迈开步子就出了清香楼,装模作样寻找叫她的人去了!

  崔稚遁了没影,可把等着盘问她的孟月程气坏了,等孟中亭到他身前,他冷声呵斥,“不在家中读书,倒是混在这里!你就是这样准备做学问的?!”

  孟中亭低着头听他训,孟月程冷哼,“回家去!”

  回家去?可怜的孟小六才出来没多久呢!饭还没吃上!

  崔稚虽然遁到了门外,可孟月程训斥孟中亭的话,她却听见了,听得直皱眉。孟中亭的大伯父过分了吧?

  不过她又没办法和孟月程正面对付,那只会给孟中亭徒增烦恼,她一把将在门口徘徊的松烟提了过来。

  松烟得了崔稚的话,精神一震,两步进到了清香楼里,见着孟月程就赶紧行礼,孟月程当然不会理会他一个小厮,松烟却拉住了孟中亭,“六爷,夫人那边,咱们那不定主意,还得您亲自来。”

  这话说得孟中亭一头雾水,孟月程脚下一顿,询问地看了松烟一眼。

  松烟忙回道,“大老爷,我们家四夫人今儿身子好了许多,想吃这清香楼的口味,所以让六爷过来点菜,小的们拿不定主意,还得六爷亲自做主!”他笑着点头哈腰的说着,还道,“这是六爷的孝道,四夫人吃了,身子定是好的快了。”

  松烟这样说,孟中亭明白过来,只是孟月程不耐,却在侄子的“孝道”面前无法反驳。

  这事不只是真还是假,若是假的,那就是孟中亭胆大包天,敢在他眼皮底下弄假,委实可气;若是真的,岳氏也非是什么好娘亲,变着法子让儿子出门撒欢,所以孟中亭才这般没有规矩!

  不论如何,这事孟月程都不能在清香楼发作,他一甩袖子,离了去,连句话都不给孟中亭留。松烟出了一脑门的汗,孟中亭却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是不是小七的主意?让她跟着我平白受惊一场!”

  话音一落,崔稚就从他身后伸了个脑袋过来,“这算什么?我主意多着呢!我若是你,才不肯受他欺负呢!”

  崔稚朝着孟月程的方向努了努嘴,孟中亭赶忙拉了她,“咱们吃饭去吧,待吃了饭,也应该给我娘带几个菜,换换口味。”

  “好呀!”两人上了楼,崔稚可是清香楼的贵客,掌柜的专门给她选了个好地段的雅间,一边还是车水马龙的大街,另一边是安静的小巷。

  崔稚点了一桌子菜,“可怜的小六,终于能松快松快了!”

  孟中亭确实难得松快了一下,只是他道,“可惜不能参加明岁的春闱,这一错过,便要四年以后了。”

  “咦?”崔稚听他这么说,疑问,“你怎么不能参加明岁的春闱了?你大伯父不让?”

  孟中亭点点头,“大伯父说我未成家,年轻经不得事,这次中举已经十分张扬了,让我在家好生再学几年,免得考个同进士,给家里丢人。”

  “这是什么话?他怎么竟找一些不相关的借口?要我说,你大伯父这是怕你考中了进士,不听他的安排自作主张,所以才不让你考吧!”

  孟中亭也知道是这么回事,可大伯父发了话,他父亲附和,母亲也说多学几年更扎实一些,孟中亭当然就不敢考了。

  他说,“我也觉得自己学问还有些不稳当,春闱离得太近了,哪怕秋闱过后一年也好呀!”

  崔稚可就笑了,按照魏大人的说法,明年的春闱变成了秋闱,可不就是今年秋闱过后一年吗?

  她琢磨着怎么给孟中亭提个醒,若是他好好在家复习,说不定明年秋天能去参加会试,喜登乙榜。

  “我听木哥说,有个老道士给他算了一挂,说他明年春天没戏。”崔稚神神秘秘道。

  孟中亭惊诧,“老道算命?这怎么可能呢?木哥学问深厚,定然能中进士的!”

  崔稚说是这么回事,“老道说他考了必然中,但是明年春闱中不了。”

  “这话自相矛盾?难道木哥明年春闱也不参加?”

  崔稚嘿嘿一笑,“因为老道说,明年春闱没举行,延到了秋里,木哥是秋日进京赶考的!”

  “啊?”孟中亭脑袋发懵,“这能作数吗?”

  崔稚说不知道,“不过这老道十分灵验,从前就给木哥算过一卦,说他能中解元,这不果然中了吗?所以他这么说,木哥也是有点信的。”

  什么老道不老道的,若是真有老道,这个老道也姓魏,单名一个铭字!

  魏老道说的话,当然灵验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