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章 禁制之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阴伯话音方落,斗笠人瑟瑟发抖起来,喉头“嗬嗬”,却发不出声音,许易目眦欲裂,指着阴伯道,“你赢了。”

    阴伯停止施法,微笑看着许易道,“年轻人,我们对你没有恶意,实在是你锋芒毕露。”

    说着,一挥手,那两名夹持斗笠人的修士,再度将斗笠人夹在中间,便要遁走。

    “慢!”

    刘长青横身拦住阴伯,冷然道,“此事既然发了,刘某人便不可不管,岂能任由你将人带走。”

    阴伯抱拳道,“久仰刘长老大名,在下十分钦佩,此事我们已经协商明白,就不劳刘长老操心。”

    刘长青指着场边聚满的围观者,“再协商明白,刘某也不能坠了理事会的威风,人我先带走,你们若真协商明白了,自己出具纸面协议,再到理事会领人。否则,今天谁也别想离开。”

    阴伯怔住了,他没想到刘长青会横插一缸子,仔细想了想,便也回过味儿来。

    他明白刘长青掺和进来,也是迫不得已,前番重阳金顶闹了一出,今番又是同样的人马,再闹一出,刘长青若还没有作为,的确是不好混了。

    阴伯猜的不错,刘长青正是这样想的,更进一步的是,许易还传音威胁说,若他敢让白梦辉将人带走,必定要将此事闹大。

    刘长青恨极了许易,为自己计,也万万不可能让阴伯等人将人带走。

    思虑明白后,阴伯道,“也罢,刘长老可以将人带走,但我的人必须跟随。”

    说着,他指了指两名夹持斗笠人的修士。

    刘长青余光瞥了许易一眼,见他无有反应,冷哼一声,“跟着吧。”说完,大手一挥,一队甲士入队,便将三人带走。

    临去之际,刘长青没忘了秀一把,几乎是指着许易鼻子警告的,直言若再敢当街闹事,先抓去理事会,再让两忘峰前来领人。

    许易不理会扬长而去的刘长青,凝视着阴伯道,“走吧,带我去见见庞公子,咱们好好议一议,这个协议该怎么签,怎么说,你来我往,也做过好几场了,还没坐下来说过几句话,岂不冤枉。”

    他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者,似乎才是真正难缠的家伙。

    阴伯道,“协商的事儿,咱们找个地方就能签了,何必见我家公子。”

    他不知许易打的什么主意,但跟他反着来,总归是没错。

    许易含笑道,“怎么,莫非庞公子羞于见我?的确,背信弃义,真堪脸红,证明庞公子尚有廉耻之心,还有的救。”

    “许易!”

    忽听一声断喝,许易转过头来,不是庞青云是谁。

    阴伯眉头一皱,传音道,“公子速走,你来此地作甚。”他隐隐感觉不好,却又说不出哪个地方不好。

    庞青云冷冷盯着许易,阴声道,“我看你是煮熟的鸭子,肉烂醉不烂,宣萱是块骚羊肉,我吃不着,谁也别想吃,信不信,我能让她跪在我脚下哭喊,如何,心……”

    庞青云话音未落,忽然面现极度的痛苦之色,跪倒于地,嘶嚎起来,一张脸被绽放的青筋布满,狰狞异常,满地打起滚来。

    “庞兄,你我也不算初见了,作何行此大礼。”

    许易含笑说道,对庞青云的惨状,毫不为奇。

    <

    br />    白梦辉和阴伯第一时间扑向庞青云,白梦辉运指如风,迅速封住庞青云的几处大穴,却发现庞青云痛得更厉害了,七窍开始有血液渗出。

    “是那五柄气剑!”

    阴伯瞬间醒悟过来,厉声喝道。

    他思路极为清晰,庞青云出现这种状况,绝非巧合,必然是许易弄鬼,可许易和庞青云只有一次接触,要弄鬼也只能是那次大战中。

    随即,阴伯便想到了许易拼着受白梦辉金笔一击,也要将那兜天手显化的五柄气剑打入庞青云体内。

    彼时,他以为是许易含恨要杀庞青云,结果,五柄气剑入体庞青云只是重伤。

    此事过后,庞青云迅速恢复,他也并未往深处想。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许易的伏笔埋得竟是如此深远。

    “是至哀之意,好强的至哀之意,驱逐不了,根本驱逐不了。”

    一念及此,阴伯毛骨悚然,再看眼前的家伙,简直阴森恐怖到了极点。

    阴伯停止作法。

    他真的震撼了,以他的手段,竟然对付不了小小的意境,他从未见过这等强烈的意境,宛若雷霆之意一般宏大坚韧。

    另一方面,他赌阴伯的秘法,不能实现远程打击,毕竟这世上的禁法,有太多会受到距离上的限制。

    阴伯厉声道,手中掐动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许易,松开禁制,否则,我要让那丫头尝尝我的手段。”

    只因,庞青云就在眼前,而宣萱已经远离,即便他对宣萱施法再重,许易不能亲见,都不能给他带来心理上的冲击,而庞青云痛苦成这样,似乎随时都要崩溃,他却不能坐视不见。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跳出来,便算跳上一条不归路。

    何况,他知道许易内心深处也在赌,赌他的秘法根本不能伤害宣萱。

    白梦辉当然不能知道许易的至哀之意,在雷劫中淬炼、重生,论霸烈自然远不如雷霆真意,论坚韧宏大,却未必逊色。

    白梦辉怒声吼道。

    “你赢了!收手吧。”

    他看得明白,许易是不可能收手的,而这场赌局,根本不公平。

    处处算计,步步惊心,与此等人为敌,真的对么?

    故而,他才引逗阴伯,要和庞青云会面,熟料阴伯始终保持警惕心,不肯令他如愿。

    许易丝毫不为所动,“你要玩,我便陪你玩到底。”

    比如他打入庞青云体内的五道熔炼至哀之意的气剑,若不是近距离,也无法引动。

    阴伯又猜对了,许易正是这样想的,他早就横下一条心,即便宣冷艳真的要遭罪,这个坎也必须过,他若是软了,宣冷艳以后遭的罪更大,所以他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说话间,庞青云如一条受了电击的鱼,直挺挺在地上翻腾起来,痛得整个人都变了形。

    谁也没想到,庞青云心中挂念这边的争夺,暗潜过来,在阴伯控制住局面后,忍不住跳出身来奚落许易。

    再联系到,宣萱被他们带到这碧游学宫世界,看似拿住了把控许易的一记胜负手,现在想来,岂不是正帮着许易靠近了宣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