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综]和校霸男友的奇妙冒险 > 女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甩锅半天最后锅又回到自己头上的乔瑟夫:……?

  被花式嫌弃的奇怪婴儿:……

  “你们两个,不要在这种时候逃避责任啊。”乔瑟夫无奈的抱住婴儿,谴责两个不负责任的年轻人,“这可是提前进行「父母实习」的好机会。”

  空条承太郎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个明显是男孩的小婴儿:“……女儿。”

  “嗯?”

  “我们以后会要个女儿。”男人理直气壮地说。

  乔瑟夫无语了:“这种事情又不是你说了算。”

  “女儿。”

  “不要任性,爱理酱快管管这个失心疯了的家伙!”

  “女儿。”

  承太郎的信念非常坚定,没有丝毫动摇。

  面对乔瑟夫催促的眼神,泷岛爱理有些害羞地捂住了脸:“……那、那个……其实我也……”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她也想要个女儿来着。

  乔瑟夫:?清醒一点啊你们??

  但两人这么抗拒,乔瑟夫也拿他们没办法,总不可能扔下小婴儿不管吧?

  他们的下一站是红海上的某座小岛,途中会经过一个中型城镇,也就是小婴儿原本要去的地方。

  现在由于只能徒步穿越沙漠,乔瑟夫只好把小婴儿又搂紧了几分,以免风沙吹到他。

  花京院典明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婴儿,眉间的疑虑久久不能散去。

  难得见到他这幅样子,爱理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典明?”

  “……嗯……怎么说呢。”花京院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自己的措辞,“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那个婴儿一直给我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尤其是他的眼神……像……”

  说着,红发青年又去看婴儿的眼睛。像是有所感应,婴儿转过头来,眨巴眨巴那双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睛,冲他甜甜地笑了起来。

  ——好奇怪,明明是个可爱的孩子,为什么我……

  花京院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手背上已经止了血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那是他今早做噩梦之后在酒店惊醒时发现弄伤的,但却不像被房间内的某些物品划伤,反而像是刀伤。

  这让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泷岛爱理沉默一下,压低了声音:“其实……我刚才也有类似的感觉。明明是个小婴儿,抱起来总让我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的。”

  “所以你就扔给我了?”承太郎也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问。

  “……?!”爱理连忙往一边躲了躲,顺便还伸手捏住男人的脸,“不要偷听别人讲话啊。”

  俊脸被捏来捏去的承太郎:“哼。”

  “总之……”花京院无奈地扶额,“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还是警惕一点吧……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到了现在见过的东西越来越多,总觉得连小婴儿也不能信任了。”

  “放轻松啊,花京院。”波鲁纳雷夫搂住青年的脖子,“那只是个小婴儿,就算是敌人又能怎样呢?”

  “……怎么你也在偷听啊?!”

  明明是两个人的悄悄话,最后却变成了四个人的讨论大会。

  爱理和花京院二脸懵逼地对视了一眼。

  空条承太郎深藏功与名。

  *

  由于徒步的关系,穿越沙漠需要的时间变长了许多,他们又一次必须在沙漠里过夜。

  “这个小婴儿……就放在这里吧。”

  乔瑟夫把众人的睡袋围成一圈,让小婴儿睡在圆阵的最中间。

  波鲁纳雷夫有些无语:“这是什么法阵吗?在作法?”

  乔瑟夫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早点休息吧。”

  众人应声陆续躺进了睡袋里。

  *

  “——等、等等,不——!”

  半夜,花京院典明又一次被噩梦惊醒。

  他满头大汗惊坐而起,大口大口喘着气平复自己过快的心跳。

  混沌的思绪稍微冷静了一些之后,手臂上彻骨的疼痛吸引了他的注意。

  青年的衣袖已经被血渗透了——这绝对不是睡梦中碰撞到周围能造成的,伤口范围很大,更像是……

  他忍着痛掀起衣袖,却发现那上面是由刀刻出的、自己的字迹。

  「BABY STAND」

  ——baby,stand?

  婴儿替身?……婴儿是、替身使者?等等,为什么他睡醒之后会在自己手臂上发现这种留言?这字迹和下刀的方向,应该是他自己刻上的。

  但是……这怎么可能?

  其他人也被他吵醒了。

  “怎……发生什么事了吗,花京院?你又做噩梦了?”

  波鲁纳雷夫揉了揉眼睛撑起身子。他是花京院典明的室友,今早已经见识过一次对方被噩梦惊醒的样子了。

  “……抱歉。”红发青年把自己受伤的手臂藏了起来,“吵到你们了。”

  见他好像没事,波鲁纳雷夫又躺了回去。

  泷岛爱理静静地看了一会,从睡袋里钻出来,走到花京院身边。

  “睡不着的话,要聊聊天吗?”

  她伸出手,隔着睡袋悬在青年手臂的伤处上空。

  *

  两人稍微走远了几步。

  “……就是这样,我不记得梦里发生的事情,但是这个伤口……从自己和刀伤方向来看,是我自己刻的没错。”

  花京院典明给爱理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臂上那个血淋淋的「BABY STAND」。

  “……”

  泷岛爱理沉默了。

  她低身弯腰,将自己的黑丝及膝袜稍微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肌肤。

  少女将小腿内侧伸到花京院面前,细长的腿上本该光滑的地方却隐约被橙色的液体写了字。

  「BABY DEATH 13」

  “好像是油漆……”泷岛爱理缓缓开口,“醒来的时候我也发现了这个。字迹来看,应该也是我自己写的无误。”

  花京院还来不及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凑过来的空条承太郎就默不作声地先帮她把丝袜拉了上去。

  “……不要偷听到一半突然出现啊,会吓死人的!”

  承太郎的手指点在她唇上:“小声点,你想把他们都吵醒吗?”

  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突然有人在拉我的袜子,我都快吓死了!

  爱理用谴责的眼神怒瞪他。

  “噗,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爱理和jojo的感情真好啊。”

  花京院忍不住笑起来,刚才那股恐怖压抑的气氛似乎也散去了不少。

  “……”

  才不想和这家伙感情好,最好他永远别粘着我——屁啦,这种话她可说不出口。

  口嫌体正直的泷岛爱理只能吃了这个亏,尝试重新把话题拉回来:“所以说,那个小婴儿是替身使者吗?”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我还会有些质疑……但如果爱理你也在睡梦中写了相同的留言,我不认为这是巧合。”

  “可惜我完全没有跟梦有关的记忆,一睁眼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也是。”

  花京院典明顿了顿,“……「DEATH 13」,是他的名字吗?”

  “应该是。”

  “这样啊……那么他应该就是黄色节制点出来的几人中最后一个追兵了——「死神」,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小的孩子……甚至连孩子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小婴儿而已啊。”

  “实话实说,见了那么多千奇百怪的替身和敌人……”泷岛爱理有些无奈的扶额,“现在的我对于「婴儿是替身使者」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居然一下子就接受了。”

  花京院蹙起眉:“问题是该怎么对付他呢?如无意外的话,他的能力应该是和梦境有关的吧。”

  三人对视了一眼,一时半会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半晌,空条承太郎率先开口。

  “……回去睡觉。”

  说着,他把爱理从花京院的睡袋旁提溜起来,像是要强行把她拖回去。

  少女挣扎起来:“等、等等,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那家伙的替身必须在梦里使用吧,不然白天和我们有那么多接触机会,有能力他早就下手了。”

  男人握着她的手腕,把她带回睡袋旁:“……所以睡觉。”

  少女被他按着坐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眨了眨眼。

  “……喔。”半晌,她下意识地低声回答。

  ……还真是简单粗暴的「空条承太郎风格」啊。

  但是意外地让人很安心呢。

  作者有话要说:  准时更新,无内鬼!

  谢谢宝贝们的营养快线,我大口喝(??)

  *

  [重要]B站有jojo一到三的版权啦!!想入坑想补番想重温的宝贝我们11.30不见不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