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第1400章 不要更可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qiāng,是你破坏了我的订婚宴,让繁星不得不独自一人面对所有人的账。”

    ……

    不知道已经打出去了多发子弹,薄景川也没刻意去记着,始终只是从容淡然地坐在那里,双腿交叠在一起,黑色的西裤看起来依旧一丝不苟的平展。

    另一只手随意搭在膝盖上,那副姿态,就连休闲娱乐打牌都没有的从容淡定。

    每一qiāng之后的每一句话,更是平淡的毫无波澜,似乎他瞄准打中的,只是一个杵在那里的靶子。

    死物,天生没有生命的东西。

    比起刚刚歇斯底里的尖叫声,袁思纯现在几乎完全被锁链挂在笼子里,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精致漂亮的高奢衣服此刻被鲜血染得不堪入目,长发凌乱的垂在半空,看不清那张想也知道脸色该有多难看的脸。

    qiāng内的子弹再打不出来的时候,薄景川才放下手,随手将dànjiā敲下来,抬手从车台上重新拿了几分子弹。

    俞松在旁边抿了抿唇,看着笼子里那个毫无生气的女人,忍不住开口道:

    “先生,再这样下去,人快不行了。”

    薄景川将dànjiā重新装上,抬眸看向笼子里一动不动的女人、

    片刻,便将手里的掌心雷扔到了俞松的手上。

    就当俞松以为袁思纯这一次也算是逃过一劫时,却听到薄景川淡淡开腔。

    “拖到隔壁帮她把子弹取出来。好好养她几天。”

    俞松顿了顿,疑惑道:

    “不把她送回袁家吗?”

    薄景川站起身,“我的账还没有算完。”

    俞松的眉骨狠狠跳了跳。

    一个女人,受了六发改良子弹,尽管qiāngqiāng没有打中要害,只是疼,怕是也要疼死了。

    他以为,这次给袁思纯的惩罚已经差不多了。

    可是,居然说还没有算完……

    那么先生的意思是,养好了,再继续惩罚吗?

    当真是……残忍。

    就连已经差不多迷迷糊糊还保留着一丝意识的袁思纯,在听到薄景川和俞松两个人简单的对话时,都不由自主地动了动沉重的眼皮。

    “不……不要……求你……”

    她气游若丝,薄景川却只是淡淡说了一声“拖走”之后,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笼子里发出一阵铁链碰撞的声音,袁思纯看着薄景川的背影挣扎着想要挽留什么,结果却换不来男人一丝丝的是顿足。

    俞松摇摇头,心中虽然有些不忍,但是却也知道,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不过现在要从头跟袁思纯一笔一笔的算账,真的太残忍无情了。

    给旁边守着的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连忙上前打开笼子,将此刻已经狼狈不堪的女人弄了下来。

    浑身上下都是血,就连他们见了,心都忍不住颤一下。

    真是狠心……

    “去酒店。”

    刚上车,薄景川就单单开腔,冰冷的声音不容置喙。

    俞松看了看时间,小心翼翼道:“先生不回公寓吗?”

    他现在可是有太太的人,去酒店干嘛?

    “身上有血腥味儿。”

    “……”

    俞松默默地发动了引擎,车子平稳离开。

    好吧,他晓得了。

    太太鼻子灵,怕身上血腥味冲撞了太太,也是想的周到。

    呵呵,真周到。

    可是距离笼子那么远,也能有血腥味?

    可能……会窜味儿吧。

    有太太了不起,怀了孕的太太更了不起。

    摁密码锁的时候,沈繁星的琴音戛然而止,仔细听了一下,发现真的是密码锁的声音,清淡的脸上瞬间染上明媚生动的表情,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朝着门口小跑了过去。

    薄景川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女人欢快的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你回来啦!”

    清脆悦动的声音,还有那张娇俏生动的脸,就那么突然闯进薄景川的视野里,将薄景川在地牢里面对袁思纯时淤积下来的丝丝寒意瞬间驱散。

    眼看着女人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打个踉跄,他长臂一伸,就将人捞进了怀里。

    清冽熟悉的气息瞬间将沈繁星笼罩,沈繁星双手环着薄景川的脖子,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高兴?”

    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倒是让薄景川觉得新鲜。

    沈繁星笑了笑,倒是没有回答他,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没有多少寒气。

    “今天身上好像不冷。”

    薄景川勾了勾唇,“公寓大厅开了暖气。”

    话没说完,但是沈繁星却知道,如果他不是刻意在大厅里待上两分钟的话,身上也不可能一丝寒气都没有。

    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温热。

    仰头轻轻吻了吻男人岑薄的唇,“那你下次回来我不往你怀里冲了。”

    “那不行。我可是专门为了一进门就能抱得到你刻意在下面多忍了两分钟,你要剥夺我期待已久的福利?”

    沈繁星动了动殷红的唇,“这样我们是不是每天都会少见两分……唔……”

    话没说完,薄景川便扣着她的后脑勺,俯下身子压了一个深长的吻。

    这笔账算不清楚。

    少见两分钟他不甘,但是进门一个热情的拥抱也许更有意义。

    如果这种账都要算一算的话,他可能每一天都不会满足。

    就这样抱着沈繁星走进客厅,一直将沈繁星放到沙发上,薄景川都没有停止吻她。

    直到沈繁星觉得事态不对,才轻轻推开了他。

    看着她软绵绵地缩在沙发里的样子,薄景川眸色深了又深,那目光,简直想要直接吃了她的心都有。

    怎么会是这么勾人的女人?

    怀了孕也到处勾引他。

    深吸了一口气,薄景川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吻,才起身,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

    转眸间看到阳台边的黑色钢琴,解领带的手顿了顿。

    “弹琴?”

    沈繁星笑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拉着薄景川来到了钢琴边。

    “在练习国宴上的曲子,不过我就弹了两遍……然后就不小心弹成了别的曲子!”

    这上课开小差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的小模样简直不要太可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