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第908章 哪儿那么容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繁星微眯着眼睛,看着薄景川tuōyī服的动作,心头失了节奏的跳着,重如擂鼓。

    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他的言行举止,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清贵的气场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让她一次次的心动。

    她轻咬着唇,一手撑起身子,一手将滑落肩膀的带子拉起来,想要坚持今天的立场。

    结果下一瞬,她却又被扯了回来,后背抵上身后的玻璃,刚刚吹过的头发有些蓬松,现在更是有些凌乱,黑发落在洁白的皮肤上,火红的衣服上,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再次让身体里涌起一股邪气!

    “薄……薄景川……”

    “嗯。”

    衬衫的扣子随意解开几颗,薄景川便俯身,伸手将沈繁星搂进了怀里,曲起她一只纤细修长的měituǐ……

    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那副美丽xìnggǎn,禁欲又充满挑逗的模样让人血脉偾张。

    衣服他没舍得给她脱,早就被勾的抑制不住的男人就这么确认她早就准备好之后,沉下了身。

    “啊……唔……”

    倏然容纳的某种火热的触感令沈繁星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她微扬着头,因为不想发出声音而紧紧咬着下唇,脸上的神情隐忍又带着几分欢愉。

    身上微凌乱的xìnggǎn短裙在视觉上cìjī着男人的神经。

    他伸手温柔地将沈繁星凌乱的发丝抚弄到脑后,俯身攻城略地地一阵搅拌亲吻。

    然后拿着旁边的抱枕垫在了沈繁星的腰下。

    沈繁星睁眼看他,却被男人温柔地吻了一记,低哑的声音磁惑xìnggǎn。

    “好好垫着,不然一会儿……可能会难受。”

    沈繁星迷离的眸子微微瞠大了些,疑问刚想要脱口而出,下一瞬,腰身两侧被一双手摁住。

    紧接着,一记用力的深*挺,让她眼睛瞬间瞠大,她一脸防备地看着他,似乎反应过来什么,身体刚想要做出反应,薄景川却朝着她笑了笑,没等她有任何反应,便是一阵几近凶残猛浪动作……

    在飘窗上被折腾的四肢无力,最后又被抱到了沙发上。

    浑身已经没了力气,只剩软绵绵的声音,猫叫一般挠着人心。

    后来被男人抱进浴室,洗刷过后,又塞到床里,沈繁星全身软的跟抽掉了骨头一般。

    被男人搂在怀里,沈繁星逼着眼睛,声音有些嘶哑。

    “你不喜欢孩子吗?”

    薄景川眉心动了动,低头在她的发顶上亲吻着。

    “嗯。不喜欢。”

    沈繁星缓缓睁开眼睛,仰头看着他,脸上明明带着爱后余韵,眉宇间却清冷了几分。

    “为什么?”

    薄景川俯下头,埋进她的颈窝。

    “宝贝儿,一旦孩子来了,你要怀胎十月,这十个月你要我怎么过,嗯?”

    “……”沈繁星眸子闪了闪,紧绷了一天的心,此刻完全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就这个理由?可是我听说,好像……三个月之后小心一点还是可以的……”

    沈繁星脸色红了红,声音也糯糯的,这种话,怎么有一种为三个月之后主动求欢的感觉。

    “还是等等。”薄景川不松口,“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不要他们来捣乱。”

    “……”

    沈繁星大概……懂了。

    隔壁的楼若伊一进门就贴着墙壁打算听听隔壁房间的战况,奈何这酒店隔音做的太好,竟是一点声音也听不到,索性之前叫的晚餐都送到了这屋里,猜想隔壁亲儿子正在努力给她造孙子,胃口简直不要太好。

    完美错过晚餐,薄景川最后安排了夜宵。

    简单吃了一点,便被薄景川抱到了床上,好一阵嘱咐。

    “以后不要跟我妈学那些不好的东西。离家出走更是不能学,知道吗?”

    “她这是为我好。”

    “她这是害我。拐着自己的儿媳妇跑路,世界上能有几个这样的母亲?”

    沈繁星抿唇,“什么害你?她这是给我包装好了专门往你嘴边送。你吃的不也挺起劲!”

    薄景川沉吟数秒,“这次就原谅她。”

    “……”沈繁星哭笑不得,不原谅还能怎么样?

    轻叹一口气,沈繁星往薄景川的怀里钻了钻。

    “睡觉了,明天……”沈繁星顿了顿,双眸轻眨,纤长的睫毛扫着薄景川胸膛的肌肤。

    “嗯?”他低头看她。

    沈繁星闭上了眼睛,淡淡道:

    “没什么。”

    —

    第二天一大早,袁思纯去薄家的时候,便听到有佣人在谈论昨天晚上沈繁星和楼若伊没有回家的事情。

    勾着唇走进薄家的客厅,老爷子正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怯怯地站着一个人。

    正是因为第一次要参加宴会,紧张的一夜没睡好觉,一大早便过来找沈繁星的蓝纤纤。

    看到一身美艳光滑的袁思纯进来,她更是有些紧咬着唇,将头垂的更低。

    袁思纯脸上的笑意越深,看着薄老爷子,淡笑道:

    “爷爷,怎么了,一大早就在这里生闷气?”

    薄老爷子抿了抿唇,“昨天你跟你阿姨一起逛街你应该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两个昨天怎么都没有回家?”

    袁思纯顿了一下,来到了老爷子面前,有些为难。

    “挺好的……如果真要说的话……嗯……应该是最后的时候,阿姨突然说嫂子心情不好,好像在跟薄哥之间有些不愉快,一时间不想看到薄哥,所以就决定住在了外面……阿姨不放心她一个人,也就陪着她一起了。”

    “不过爷爷放心,她们住的地方是我安排的,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她说着,给了老爷子一个很斩钉截铁的保证。

    可老爷子关注的,又怎么可能是这个?

    “哼,这才几天,就开始跟景川使性子了?不想看到景川?呵,那正好,有本事一辈子也别看他!”

    老爷子正在气头上,本来薄景川就深得他心,非沈繁星不可,他一开始就一百万个不乐意。

    如今她倒是先给他摆起谱来了!

    他最中意的孙子被嫌弃了,怎么想心里怎么不舒坦!

    还有他那个儿媳妇,那女人又在搞什么鬼,回来就没有安生的时候!

    袁思纯勾唇淡笑,“爷爷,您先别这么生气,可能薄哥真有什么地方惹得嫂子不高兴了呢?情侣之间嘛,是需要磨合的,合就继续在一起,不合就散,薄哥应该有斟酌的。”

    所以说,这未来的薄家大少奶奶,哪儿那么容易当?

    蓝纤纤在旁边微蹙着眉看着袁思纯,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不过在听到袁思纯如此说,连忙道:

    “是啊,薄爷爷,我也猜想就是情侣之间的小别扭。再说,伯母可是薄大哥的亲生母亲,既然伯母昨天晚上选择陪着繁星,那这件事说不定就是薄大哥的错呢……”

    蓝纤纤难得说这么多话,老爷子听着,沉吟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倒也是!”

    袁思纯脸色微微沉了沉,抬眼扫了一眼蓝纤纤,眉心微蹙。

    蓝纤纤连忙低下了头。

    一旁的老爷子似乎不想再多想这件事,抬头问袁思纯。

    “思纯丫头这么早来,有什么事情吗?”

    袁思纯收回视线,将手里的保温盒亮了出来。

    【我继续,别等别等别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