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除心结(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容离亭已经被说动了,可他面上却依旧平静如波。

    他不想永远都那么被动。

    放弃归隐山林的自在生活,就意味着他这一生将会格外忙碌。

    既如此,他总要为自己谋一点好处,譬如说……

    慕容离亭拿定主意后,神色间更为淡然。

    赵重熙暗暗咬牙。

    认识慕容离亭这么些年,今日才发现他竟这般固执。

    难道是自己方才那些话太过慷慨激昂,反倒是让人家打退堂鼓了?

    他挤出一丝笑容:“离亭兄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提出来,一切都好商量。”

    慕容离亭见他笑得勉强,忍俊不禁道:“重熙方才说得真好,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能被你说动,我愿意为了即将到来的盛世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赵重熙刚想松口气,却听慕容离亭又道:“我有些事情一直想不明白,想要请教皇后娘娘一二,未知……”

    赵重熙有些哭笑不得。

    离亭兄这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想单独和凰儿见个面,说几句话可以对自己直说,难道自己连这点气度都没有?还会吃这种醋?

    好吧,他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醋意,可慕容离亭是个正人君子,凰儿的心意他也清清楚楚,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让他们二人见上一面,把有些话说清楚,彻底除去慕容离亭的心结,这又有何不可?

    “离亭兄,你就在这里候着,我亲自去请凰儿,有什么话你们可以慢慢说。”

    说罢他站起身就往亭子外走去。

    见赵重熙竟这么干脆,慕容离亭一时间怔住了。

    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已经走出了十几尺远。

    “这家伙……”慕容离亭的嘴角翘了起来。

    他的本意只是想和司徒箜说几句话,并不敢奢望两人能单独相处。

    没想到重熙如此大方,竟允许他和司徒箜单独会面。

    他默默想道,换作他是司徒箜的丈夫,能做到这一点么?

    慕容离亭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又着相了。

    有些事情不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是不可能知晓答案的。

    但他可以肯定一点,重熙是真的把司徒箜放在心里了。

    丈夫对妻子绝对的信任,比日日挂在嘴边的甜言蜜语更能说明问题。

    府邸占地不大,赵重熙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客院。

    见凤凰儿坐在书案后写信,他笑着走到她身后:“不好好休息,又在给谁写信呢?”

    凤凰儿停下笔,抬起头看着他道:“我也没觉得累,索性给左姐姐她们写封信,省得她们惦记……你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重熙笑道:“离亭兄又不是那等小气的人,难道你以为我还得让他揍一顿才能消气?”

    凤凰儿把湖笔放在笔架上,也笑道:“离亭世子是不小气,咱们圣上自然也不会输给他。”

    被媳妇儿这般夸赞,赵重熙自是龙心大悦:“那是,离亭兄说他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想要请教你一二。

    所以我让他在小花园的亭子里候着,自己亲自过来请你。”

    凤凰儿暗暗好笑。

    阿福是不小气,可他难道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么?

    人家慕容离亭只说有问题想要请教自己,可没说过要他回避。

    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裙:“既然你都答应了,我便去一趟吧。

    方才夜枭送来了一堆书信,我还没来得及看完,你瞧瞧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赵重熙把她送出门,这才坐在书案后,顺手拿起了一封书信。

    立在一旁的小袖子忍不住提醒:“圣上,皇后娘娘单独与离亭世子会面,会不会……”

    他本就是个机灵人,又在赵重熙身边伺候了好几年,有些事情,譬如说离亭世子恋慕皇后娘娘的事,他也是知道一点点的。

    圣上平日里那么在乎皇后娘娘,今日竟如此大度,真是有些不正常。

    赵重熙被他这么一提醒才算是明白过来。

    是啊!

    人家离亭兄直说想要请教凰儿几个问题,又没有说希望他回避。

    他这般积极地促成凰儿和她的恋慕者单独会面,究竟是抽风还是真疯?

    可事情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他还能追着凰儿去么?

    那才真是里子面子全都丢光了,

    赵重熙把手中的信封扯开,淡然道:“会什么?你少在那里胡乱猜测,去给朕沏壶茶来!”

    小袖子不敢多言,默默退下了。

    慕容离亭在亭子中候了大约一刻钟,就见一名风姿绰约的女子朝他这边走来,身边竟连个丫鬟都没有带。

    他站起身迎了出去,挑眉问:“司徒箜,重熙真放心你一个人来?”

    凤凰儿笑道:“离亭世子的府邸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他有什么不放心的。”

    慕容离亭抬手将她请进亭子,二人相对而坐。

    凤凰儿低头看着那石桌上的残局,道:“这该不会是你和阿福方才下的吧?”

    慕容离亭笑道:“你觉得我们俩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这是宅子的前主人留下的,我住进这宅子后,整日忙得焦头烂额,这小花园都是第一次来。”

    凤凰儿轻叹道:“我们都是劳碌命,这样清净闲适的日子是想都不敢想的。”

    慕容离亭蜷了蜷手指,好半天才道:“司徒箜,有个问题我很早的时候就想问你了,一直没能寻到机会。”

    凤凰儿抬眼看着他:“你想问我和昭惠太子究竟有什么关系?”

    对于她的敏锐,慕容离亭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他轻笑道:“其实类似的问题我从前就问过你,可你解释说是因为你欣赏昭惠太子的才华,而且他和你似乎还有那么点亲戚关系。”

    凤凰儿道:“这些话没有半句虚言,昭惠太子永远都是我最欣赏的人,我们之间也的确沾亲。”

    慕容离亭忙解释:“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

    他遂把自己不就前去过一趟凤凰台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的本意是想去寻求拯救大燕的办法,毕竟昭惠太子有很大的可能尚在人世。

    可我登上凤凰台后,却半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司徒箜,你能给我一句实话,那年你去凤凰台,也和我一样什么发现都没有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