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镇天棺 > 第七十三章上门服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侠的按摩馆总共有七个盲人员工,他们都全部有家庭,可是每一个人的家庭都不是很正常的家庭,他们的妻子都是身体上有一些残缺的,毕竟瞎子有多少能够娶到正常的女人呢,除非是后天因为某种因素造成的,但大侠这边没有。

    这也导致了他们一旦出事,家里能够提供的帮助极少,这些年都是几乎是半盲状态的大侠在帮着他们,大侠二字,岂不是说说的。

    如今我接手了按摩馆的事宜,他们自然是有事找我了,我也不得不担起这个重担来。

    按摩馆有七个员工的档案,我都看过,那米老头有一个妻子,是智商弱于常人的那种,没有生小孩,但多年前抱养过一个女孩,只可惜那女孩离家出走很多年了,一直没有回来。

    去医院的路上,我也详细询问了米老头出事的原因,医院那边说是摔的,从楼梯上滚下来,二三十台阶的楼梯,直接让米老头血流满面,而且还有骨折的迹象,如今已经拍片,具体结果还没出。

    我去按摩馆取了这些天的营业额,然后赶到了医院,帮米老头在医院里存了一笔钱,然后去看米老头。

    “小刘,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件事···”

    可没想到,一进病房,米老头就让我附耳过去,要跟我说一件事。

    “什么,米老头,你不要乱说,这件事有证据吗”

    我一听,顿时震惊起来,因为米老头告诉我,他不是摔的,而是被人推倒的,这让我顿时惊怒起来,伤害残疾老年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也有人敢做?

    “小刘,你小声点,这件事不简单,我老米瞎了五十多年了····”

    米老头连忙放低了声音,米老头说,他致盲已经有五十多年的时间了,这么些年来,他极少摔跤,除非是去陌生的地方。

    而他今天走的路线是他走了数十次的地方,他今天是给人上门服务去了,是的,按摩馆也有上门服务的,但仅限于一些老顾客。

    有些老顾客平时很忙,比如一些开小饭馆水果摊的,一天到晚也走不开,只能是晚上下班收摊之后让米老头这些人上门去推拿一下。

    而米老头在七个老头之中的按摩技艺是比较高的,所以经常会有上门预约,如果第一次上门,大侠还会亲自送去,但熟悉之后就让他们自己去了。

    而这次米老头上门预约的就是一个老顾客,已经上门服务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半个月一次,非常的准时,每一次都是米老头自己去的。

    所以回家的路线他已经走过数十次了,按照他们的本事,绝不可能从楼梯上摔下来。

    “米老头,你放心,如果真的是有人推你下来的,我绝对给你主持公道,不管是哪个孙子,老子一定要把他屎都打出来”

    我咬牙说道,这一群盲人老头已经够可怜了,他们赚一口饭吃的难度比普通人难上不知道多少,要是有人还故意推他们下楼,这种人就该天打雷劈。

    我转身出门之后就报了警,很快,警察就来了,魔都作为大都市,警察还是十分尽职尽责的,听了我的诉说,又去问过米老头之后立即决定查案,不过他们要求我暂时不要对外公布这件事,尤其是不要捅到媒体那边去,这种事情发出去,会引起巨大公愤的,会给他们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我答应了下来,跟着他们走了,他们先去了米老头摔倒的地方,是魔都一处地铁站的附近,查看了四周的监控位置之后,他们开始去找人要监控。

    过程很顺利,然而当我们看完监控之后,脸色都变了,米老头的确是被人推倒的,然而却看不见推倒他的人,只看见米老头以不正常的姿势从楼梯上摔倒下来。

    “刘先生,会不会是一个误会,老人家有时候精力不济,站不稳之类的”

    查看的警察面露难色的对我说道,他也知道这个结局有些难以服众,可眼前除了这个解释之外已经找不到别的理由了,难不成说是鬼推的?

    “应该是这样吧,看来我误会了,不好意思啊,麻烦两位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还是回去看看米老头吧”

    我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他们的说法,那两位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就怕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真要追究到底,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很快回到了医院,米老头还没睡觉,医生那边也把诊断结果出来了,除了脸上手上的一些擦伤之外不算很严重,也没有骨折,不过毕竟是老人家了,告诉我米老头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这点自然是没问题,我当场就自作主张让米老头带薪休假一个月,工资照发,而且还会给他一些补贴,让他不要担心。

    等到了医生走后,我又详细了问了米老头一遍,问他当时到底怎么回事,我把监控的事情也告诉他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耳朵不会听错的,真的有人,小刘····”

    米老头很是激动,他不是很在乎能不能找到推倒他的人,他在乎的是自己没有说谎,绝对没有故意闹事的意思。

    我点点头,我相信米老头不会说谎,而且我也知道,人的器官其实是很奇怪的存在,比如盲人,绝大部分人的耳力都超过一般人,甚至有灵敏者能超过很大一部分人,比如他们能听见一些机器内部运转的细微声音。

    我以前看过一部谍战电影就是这样的,说是一个天生致盲的人,但耳力却极其的灵敏,号称能够听见风的声音,让他去破译一些间谍的电台,无往而不利,是他们部门的秘密武器。

    米老头没到这个程度,可他出错的概率依旧是极少,更何况有没有人推自己,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米老头,你给我说一说,你今天上门服务的那家客人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之后,又问道,既然米老头肯定有人推他,而监控那边看不到,那就有可能是客户那边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已经联想到了一些事情。

    米老头没什么瞒着的,把客户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米老头说预约他的这个客户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这个女人身上的毛病挺多的,肩膀,腰椎,还有腿都会经常疼,跟办公室那些白领的职业病差不多,两年多前这人第一次去他们按摩馆推拿,就是米老头接待的。

    米老头不仅手艺好,而且爱唠嗑,也愿意听人说,业务能力很精湛,所以那个女人每次来都会点米老头给她推拿,那个女人甚至还说过米老头像她死去的父亲。

    熟悉之后,那女人开始预约米老头上门给她推拿,半个月一次,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每次去那女人都很客气,推拿完之后还会跟米老头聊聊天,吐槽一下生活中的烦恼,有时候还会给米老头一些水果之类的让他带回去。

    这一次也是一样,米老头接了预约电话,然后自己坐地铁去她家,推拿一个半小时,事后还聊了一个小时的天,然后才慢慢的走回家的,只不过去地铁站的时候,有人推了他一把。

    听完之后,我没说什么,只是让他把那客户的资料告诉我,明天我去拜访一下,算是客户回访,米老头要休息一个月时间,如果可以再一次换一个人去也行,这些都是按摩馆的老顾客了,能不丢就不丢。

    米老头自然是都告诉了我,随后我找护士给他安排了一下护工什么的就回去了,我也不能一直留在医院陪他。

    “金洋,你是不是怀疑有什么脏东西推了米老头”

    养魂木之中,陈梦寒对我说道。

    “是,除了这个之外我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我回答道,除非是米老头撒谎,要不然我是真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哦,那你要小心,明天要带我去”

    陈梦寒应了一声,这事对别人来说是骇人听闻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好像没有很大的意外了,这一路走来已经见识过不少这种事情了。

    我也应了下来,不过等我回家之后,我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刘老道,真要是有脏东西,我还想找刘老道出手帮忙呢,大白天的,陈梦寒能不能发挥作用还不知道。

    “不去,我明天还有事情”

    “什么,不去,老头,我明天要是挂了怎么办?”

    “有你媳妇护着,又有灭魂针在手,符篆符咒你也有,超度那些经文也教你了,这样还能死的话就死了活该了”

    没想到刘老道这死老头不仅不帮我,还一脸信誓旦旦的说风凉话,气得我差点吐血,还有这样的师父吗?

    不过我也憋了一口气,行,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把这件事给你办好,让你服服帖帖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