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镇天棺 > 第四百一十三章风林火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交手时间极短,但却胜负已分,只是这个结果他们却极难接受,风林火山四人是他们手上极其重要的力量,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的选拔极其残酷,当初他们上百孤儿送到东瀛学艺,然后用养蛊的方法培养,死得最后四人才停止,百分百的精锐,花了极大代价培养出来的。

    学艺归来之后,四人表现也极其出色,尤其是暗杀一道,从未失手过,即使是强大的敌人,在他们的突袭之下,也得饮恨身亡。

    然而今天,他们却碰上了硬茬,速度比他们快,反应比他们更敏捷,手段比他们更狠,心思更毒辣,只是刚刚交手,就重伤三人,剩下一人也是失去了理智,马上就要落败,这如何让人接受,什么时候他们变得这么弱了。

    “风,火,禁忌之术”

    站在楼顶那人冷声喝道,林的锐气要泄了,支持不了多久了,只能一命换一命了。

    那风和火听到这话,顿时愣了一下,随即就露出了决绝的眼神,悲壮可怜,可是他们还是听从了,因为他们从去东瀛的那一刻,就被不断的告知,他们是死士,必要时,需要用生命证明他们的忠诚与作用,他们别无选择。

    “火···”

    “风····”

    两人同时怒吼一声,随后各自喷出一口血来,一团血变成了熊熊烈火,一团血刮起了大风,火随风涨,只是一瞬间,火势就变得极其猛烈,他们控制着风和火,迅速的向敌人笼罩而去。

    “金洋,小心啊”

    陈梦寒尖锐的叫声传来,我也看见了那移动的火龙。

    “翻天印,镇”

    我抽空迅速掐诀,一个巨大的手印出现,从天而降,轰的一声,轰击那火龙,瞬间,火龙就被轰散了。

    “噗,噗”

    然而随着两声喷血的声音,那火龙再次凝聚起来,与此同时,攻击我那位,也更加的疯狂起来了,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求缠住我。

    “真特么棘手啊”

    我低吼一声,这么大的火势,一沾上就别想摆脱了。

    下一瞬间,火龙席卷而来,将我们两个人笼罩住了,周围的温度急速升高,我甚至闻道了我身上有烧焦味道传来。

    “啊····”

    那个攻击我的人率先着火,然后冲着我猛扑而来,要抱着我一起死。

    “砰”

    “嗷”

    我一脚把他踹开,随即龙牙剑上升起一道龙影,蛟龙身影盘旋而上,将那火龙迅速绞碎,火光四溅。

    “噗,噗”

    不过那两人又喷了一口血,这是最后一口鲜血了,吐完之后,他们两人身上尽显老态,皱纹,白发瞬间生成,然后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山”

    楼顶那人怒吼一声,最后剩下重伤那人猛然跃起,直接冲进了火龙之中,那火龙缠绕在他身上,将他衣服头发全部点燃,整个人成了火人,可他还是悍不畏死,继续向我冲来。

    “成全你”

    我冷笑一声,这四人的死法虽然悲壮,可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我挥动龙牙剑,一剑斩下,剑光直接把火龙劈开。

    “轰”

    一声爆响,火龙分成了两半,火光爆裂,向四周飞去,那个叫做山的男人慢慢的低下头,他身上有一条血线,血线慢慢的扩大,他看见了自己分离的身体,然后两眼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接下来轮到你了,怎么样,动手还是束手就擒”

    “嗤,你以为这样就能赢得了我吗,知道我在这里呆了多少年了吗”

    “看来还是不服啊,那就得过过招了,不过呢,其实我们没必要这样拼死拼活的,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是找姓修的麻烦,你告诉我他在哪里就行了,怎么样”

    “数十年来,阿伟英明神武,从没有做过错事,唯独在你们师徒身上看走眼了,当初秦朗上报的时候,我们就该集中力量绞杀你的,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

    “阿伟,呵呵,没关系啊,你们现在也有机会啊,你可以通知姓修的嘛,我等着他,要不然约个时间单挑也行,你觉得如何”

    “大患已成,哎,就是不知道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杀了你”

    “别这样嘛,大哥,我这个人很爱好和平的,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不通,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为什么要针对我”

    “羊和狼也无冤无仇,你说狼为什么要去吃羊,要怪,就怪你们生错的地方”

    “那真是无妄之灾啊,只可惜,我不是羊,你们也不是狼,吃不了我这块肉”

    “结论还没出,不要那么快下定义,出来吧,送他下地狱”

    那人摇摇头,喊了一声,随后,仓库大门打开,五辆叉车冲了出来,这种叉车是港口上最常见的工具,也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可此时怒吼的叉车却成了杀人的工具。

    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之中,我看见了那司机们狰狞的面孔,决绝悲壮的表情,我知道,这又是一招同归于尽的招数。

    而且不得不承认,这招极狠,也很有效,人的骨头再硬也硬不过钢铁啊,被撞一下,几乎就是玩完了。

    这附近又是一个空旷的地方,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真特么算计得死死的,不愧是经营了数十年的地方。

    叉车冲着我来,我也冲着他们跑,玩的就是刺激,等到那叉车的叉子要碰到我时,我再次猛然一跃,然后翻身上了车顶,顺势一荡,踢破了叉车驾驶室的玻璃,然后伸出手把他整个人扯了出来,我自己坐了进去。

    我没学过叉车,不过我会开车,油门,方向盘找到了就行,随后就是疯狂的撞击,五辆车,现在四个围着一个撞,我当然是最凄惨的了,都差点把我颠出去了。

    在这种较量之中,车技的高低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再牛也不可能一打四,所以当我这个叉车要被掀翻的那一刻,我弃车了,整个人又如猴子一样,借力跳荡出去,翻身,落地,拔枪一气呵成。

    “砰,砰···”

    我不断的开枪,这么短的距离,不敢说百发百中,但两发中一发还是可以的,也不枉我当初在张胖子那边糟蹋了那么多的子弹。

    “你猜猜,我手上还有几颗子弹”

    两辆车的司机当场饮恨,剩下两辆车的司机则是在我对面,被拦着,此时全都缠在了一起。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到底没有疯狂到底,然后跳下车,两人分头跑,迅速的消失不见了,不过他们到底是跑不出去的,结界还没破呢。

    “还有没有死士,再来啊,今天打到你们肝疼为止”

    “当然还有了”

    “你不会指你自己吧”

    “为什么不可能,干我们这一行的,以身殉国那是最高的荣誉”

    “狗屁的国,你们的主子敢成国吗,真不害臊”

    “虚名而已,现在我们还是自己统治着,不是国也是国,你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哈哈”

    “啧啧,自我催眠的家伙,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我摇摇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然是知道,这家伙就是死忠份子,无可救药。

    “刘金洋,你是一个人才,我们对人才真的很珍惜的,只可惜你不能为我所用,天妒英才,可惜了”

    “等等,你说什么,不能为你们所用,拜托,你们什么时候招揽过我,一出现就是在算计我们,要置我们于死地,特么的,有这么玩的吗”

    “是吗,可惜了,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要不然对你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趁着你还没死,聊聊天怎么样,我很好奇,很多谜团还没解开呢,比如阴魔,你们到底怎么得到的,我听说那可是世间罕见之物啊,连传说中的地府都极其的忌惮”

    “哈哈,你说阴魔啊,那还真有的讲究,说来可长了,但我不告诉你”

    “我去,说话说一半,生儿子没屁.眼啊你,那我再问一句,阴魔丢了,你们就不急?”

    “自家的宝贝丢了,怎么可能不急,你猜猜,阿伟现在去哪里了”

    “你不会是想说你们已经寻到了阴魔的线索,所以那姓修的没出现,是去找那阴魔了吧”

    “呵呵”

    我顿时拉下脸来了,混蛋啊,这么大的漏洞我都没有想到,妈蛋的,要出大事的,那阴魔上一次已经够厉害了,如果被他们找回去,再培养一段时间,那就真的很恐怖了,要成为大患的。

    “你把阴魔的下落告诉我,我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你不是我对手”

    “要是怕死,我何必在这,再说了,谁死还不一定呢”

    那人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看了一眼,有一种汗毛耸立的感觉,顿时暗道一声不好。

    “我艹,上当了,你特么的是假的”

    我大骂一声,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这个家伙从头到尾没有移动一下,甚至连手都没有动一下,只是张嘴说一下,而刚才的几场战斗,其实他都是有机会偷袭我的。

    “噗嗤”

    我手上的枪扔了过去,果然,他躲都不躲,而且枪直接穿身而过了,他跟一个影子一样。

    “刘金洋,现在才发现,晚啦,哈哈哈····”

    他笑得极其的张狂,而我身上的危机感越发的浓厚了,我毫不犹豫,转身,催动龙牙剑,一剑劈向结界,然后撒腿狂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