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民国奇人 > 第十八章 拜码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屈孟虎当下的困局,小木匠决定由他出面来解决。

    首先就是屈孟虎此行机密,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自己,免得打草惊蛇,让程兰亭这一方有任何的防范和警惕。

    毕竟即便他们对于复仇之事信心满满,但也绝对不能轻视程兰亭以及整个渝城袍哥会的实力,另外如果程兰亭得闻消息,避而不见,躲起来了呢——他们总不可能在这渝城袍哥会耗上几年的功夫,在此蹲守吧?

    其次小木匠自觉与渝城袍哥会这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交情在的。

    虽说这交情十分薄弱,早就在锦官城之时就如同镜花水月了一般,但场面上还是会比较客气的。

    所以小木匠决定由他去渝城袍哥会拜个码头,斡旋一二,看看能不能将这事儿给处理了。

    就算是没有成功,渝城袍哥会来硬的,以他的本事,撤离总是没问题的。

    对于小木匠的想法,屈孟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

    他有许多的备选方案,但终究没有这个恰当。

    两人简单聊过之后,等到周平与屈封处理完了伤势出来,小木匠便问起了周平具体的细节部分。

    当得知伏击他们的人叫做姜大时,小木匠点了点头。

    这也是一位熟人。

    姜大,渝城袍哥会的执法老幺,此人不但是程兰亭的心腹手下,而且从程寒叫他“小师叔”这儿来推断,他极有可能是程兰亭的师弟。

    而小木匠与这人,交集还算是比较多,所以打起交道来,多少也比陌生人要方便一些。

    几人聊过之后,小木匠与屈孟虎还有他两个学生对起了解释的借口来。

    他们大概模拟了一下过去拜码头需要应对的话题,反复推敲,确定出一个比较容易说得过去的点之后,小木匠便出发了。

    他出门之后,一路往码头方向走。

    小木匠对这一带轻车熟路,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了渝城袍哥会的忠义堂这边来。

    来到会馆大门口,小木匠上前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告诉守门的门老倌,自己有事过来,求见执法老幺姜大。

    时隔数年,那哥老倌却还是记得小木匠的,毕竟当初程兰亭对他表面上还摆出十分客气和看重的架势,所以不敢怠慢,当下也是将小木匠引到了忠义堂的偏厅这儿来,让他稍微等待一下,他叫人去通知姜大过来。

    小木匠在偏厅等候着,茶水刚刚上来不久,就有一个人匆匆赶了过来。

    那人却是故人陈龙。

    这个长手长脚的汉子,不但是程兰亭最早的那批班底之一,而且还是渝城袍哥会的闲大爷、长江蛟陈仓的亲侄子,因为这层关系,深受程兰亭看重。

    而他与小木匠之间的关系也非常不错,那个时候小木匠在渝城的时候,他算是小木匠与渝城袍哥会的联系人。

    几年不见,陈龙蓄起了须,人也变得老成持重了一些,整个人的精神气度,都与先前截然不同。

    不过也可以想象得到,身为程兰亭亲信,以及长江蛟陈仓的亲侄子这两个身份,陈龙在渝城袍哥会升迁绝对很快,现如今应该也是担当重任的。

    当然,他瞧见小木匠,却没有太过于端着,很是高兴地走过来,打起了招呼:“甘十三兄弟,我回来时,听门房讲你过来了,就过来了——真的没想到,当年一别,竟然今日才能见面……”

    陈龙这人沉稳热情,而且性子不错,小木匠这次回渝城来,虽说是要对付渝城袍哥会龙头程兰亭的,但对于这故人,却也没有太多恶意。

    他当下也是笑着站了起来,与对方寒暄起来,述说分别之事。

    两人聊了几句,小木匠说起了陈龙变化,很是恭维了几句,而陈龙则笑着说道:“我这也就是小打小闹而已,比不得你的威风——我可听说了,你现如今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有个外号,叫做‘鲁班圣手’,是与不是?”

    江湖人消息灵通,即便是偏居一隅的西南之地,也能够听到许多的消息。

    就连叙州排教的胡人彪都能够听闻,没道理渝城袍哥会这儿完全不知,更何况小木匠还是他们认识的。

    聊到这个,小木匠并没有否认,只是谦虚地说了几句,告诉陈龙外面传得有点儿过了,他自己听了都觉得神乎其神,真实的情况,其实没有那么玄乎……

    陈龙似乎对这些挺感兴趣的,当下也是问起了小木匠当日之事来。

    他还问起了长白山下对付日本人的事情。

    这家伙虽然是个偏安西南的袍哥人家,但却是个心怀天下的热血青年,当听到小木匠聊到小东洋在东北干下的种种恶事之时,牙齿咬得咔咔响,忍不住恶狠狠地说道:“不知道日本和中国会不会打仗,要真的打了,到时候老子就去投军,搞死狗日的小日本鬼子……”

    两人在这儿聊着,那看着宛如乡下老农的姜大却带着人赶了过来。

    他还是一贯的面瘫脸,不过大抵也是隐约知晓了小木匠现如今可是今非昔比了,多少还算客气,过来与他打招呼,简单聊了几句。

    陈龙是个识得眼色的人,瞧见小木匠似乎有事情要与姜大谈,所以也没有赖在这里。

    他说自己有事,一会儿再过来找小木匠。

    他还说让小木匠搞完了先别走,等他交完差事之后,请小木匠吃完饭,两人找个地方喝点酒……

    小木匠也不好直接推辞,笑了笑,说到时候再说。

    姜大也弄不清楚小木匠此番前来,到底所为何事,所以在旁边不说话,不过等到陈龙离开之后,他便开门见山地问起了小木匠找他干嘛。

    他是执法老幺,在渝城袍哥会事务繁忙,实在抽不出时间来闲聊。

    小木匠也没有绕圈子,而是直接说道:“我过来,是为了姜大你今天抓的一个叫做徐青山的人……”

    听到这话儿,姜大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下来。

    倘若不是小木匠的名声摆在这里,他估计直接就翻脸了。

    不过他即便是没有翻脸,语气也没有多好,当下也是冷冰冰地说道:“那个徐青山,是你的人?”

    小木匠摇头,说不是,不过他老师是我朋友。

    姜大疑惑地说道:“老师?”

    小木匠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徐青山他们几个,是武汉那边的学生,跟他们老师一起,成立了一个爱国社团,然后他们也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风声,说咱们渝城袍哥会的程龙头勾结日本人,准备图谋大事,所以就忍不了了,几个人就私自跑到了渝城来,想要铲除与日本人勾结的汉奸……”

    这套说辞是他来之前,与屈孟虎他们对好了的,非常的荒谬,但却又很合情理。

    毕竟现如今的国家局势如此,而江湖,便是朝堂政势的延展……

    果然,姜大听到,顿时就大怒起来,激动地骂道:“这是哪个长舌妇在背后胡说八道呢,居然给我们龙头扣上‘汉奸’这么一个大帽子……”

    小木匠瞧见他的注意力从“危害”程兰亭的组织,变成了“程兰亭是否是汉奸”这个伪命题上来,心中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忍不住敬佩起屈孟虎这个家伙来。

    那家伙当真是个鬼才,对于人心的揣测,甚至都有点儿让人害怕。

    他这边也是赶忙说道:“姜大哥你先别生气,对于这事儿,我知道了,比你还生气呢——别人我不知道,程龙头我却是了解的,天底下谁当了汉奸我都不意外,程龙头一向义薄云天、肝胆相照,这怎么可能呢?所以他们跟我讲的时候,我把那帮家伙臭骂了一顿……”

    姜大听到小木匠是站在自己这一方,脸上的怒容稍微舒缓了一些,说道:“那帮人真的是眼瞎了,听见风就是雨,实在是脑子有问题……”

    小木匠听他臭骂一通之后,笑着说道:“话说回来,那些学生虽然盲目冲动,但毕竟也是爱国青年,做错了事,敲打敲打也就好了,没必要太过于较真——我这次来呢,一是代他们给袍哥会以及程龙头道个歉,再一个也是代他们给程龙头做一个保证,这件事情他们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他拍着胸脯保证,言之凿凿,随后又说道:“按理说,我那朋友应该过来亲自道歉的,但他跟这几个学生不一样,本身也不是江湖人,吃不住这架势,现在正吓得不行呢,所以我就来了……”

    他将出发前的那一套说辞全数抖落出来,又是保证又是好话,说得口水都快干了。

    话到了这个份上,按理说姜大应该会提放人之事了,然而他等小木匠说完之后,却突然说道:“你说那几人是学生,还不是江湖人……这恐怕不对啊,我今天不但参与了抓人,而且还跟踪了过去,结果却扑了一个空——若只是江湖人,又怎么会有这般的本事?”

    他说完,脸上却是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