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 第847章 洗手间里那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garden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防止作弊,鹰钩鼻子强忍着震惊,还是要求做了检查。.

    两个病人同时检查,一项项指标很快就出现了。

    当鹰钩鼻子看到被萧晨治疗的那个病人的化验单时,心中震动异常,这根本不可能!

    虽然还是有些不正常,但已经没什么太大影响了。

    尤其是一些病症,完全消除了!

    “你……你有没有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鹰钩鼻子盯着这个病人,大声问道。

    “我没有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这个病人摇摇头。

    “那你……”

    “哎哎,我说你这是输不起了吧?你们西医能制造奇迹,我们中医就不能有奇迹了?”

    萧晨不乐意了,怎么还怀疑这怀疑那的。

    “不,我不相信中医的效果会这么好。”

    “你不相信?呵,那我给你看看吧!”

    萧晨看着鹰钩鼻子,冷笑着。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头昏脑胀,急躁易怒,失眠多梦,腰膝酸软?”

    “你……你怎么知道的?”

    鹰钩鼻子瞪大眼睛,他最近确实有萧晨所说的各种症状,可去医院却没查出来。

    “肝阳上亢而已。”

    萧晨淡淡地说道。

    “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中医的说法。”

    “能治疗么?”

    “你承认中医很牛逼,我就给你治疗,要不然……没门儿!”

    萧晨很干脆地说道。

    “……”

    鹰钩鼻子张张嘴,没说话。

    让他说出‘中医很牛逼’这几个字,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最重要的是,一旦他说出来,那他背后的利益集团,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毕竟,他是他们推出来的代言人。

    “还比么?”

    萧晨见这洋鬼子不说,也就懒得管他。

    “比,再比!”

    “行,还是你来挑选病人。”

    比试又在进行,一直到傍晚,三局,萧晨拿下三局!

    鹰钩鼻子等人,一局都没赢!

    “现在服了么?”

    萧晨连续给三个病人治病,也有了疲惫感。

    为了能让效果立竿见影,他一直动用内劲在治疗。

    用内劲治病要比用内劲打斗更累。

    因为人体内太脆弱了,不光用内劲,就连精神力也得高度集中,所以格外疲惫。

    “……”

    鹰钩鼻子等人没话说了。

    三个病人,就算他们再不想承认,也得承认,萧晨比他们强多了。

    当然,他们也不会承认中医比他们强,只是说萧晨比他们强。

    药岐黄满脸欣慰的笑容,这一次,中医终于可以扬名了!

    让他感觉可惜的是,这家伙不能成为自己的孙女婿啊!

    还有就是,他不想当医生,志向不在此。

    要不然,他绝对会成为世界顶尖的医生。

    可惜,可惜了啊!

    药岐黄摇摇头。

    “呵呵,今天的医学交流会,让我大开眼界啊。”

    陈全也满脸笑容,萧晨赢了,他脸上也有光啊。

    “我觉得,医学交流会,就应该像今天这样,而不是坐在会议室里夸夸其谈……”

    “……”

    不少老外都暗暗翻白眼,你们华夏人赢了,你当然这么说了。

    “今天就到此结束吧,郭院长,李院长,你们安排一下。”

    陈全对郭东波和李胜说道。

    “好。”

    两人点点头。

    “药老,我今晚陪您喝几杯。”

    陈全对药岐黄说道。

    “呵呵,好。”

    药岐黄也笑着点头。

    “还有萧老弟,你也不准走,你是今天最大的功臣,今晚可得好好喝几杯。”

    陈全又对萧晨说道,他连称呼也改了。

    “没问题。”

    萧晨痛快答应下来。

    “萧先生,厉害。”

    “太牛逼了,太给我们中医长脸了。”

    不少中医也凑过来,大声说道。

    “呵呵,过赞了。”

    萧晨谦虚笑着,与他们寒暄着。

    等寒暄完后,萧晨去了洗手间。

    他今天忙了一天了,一泡尿还没撒呢。

    就在他撒尿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脸上还戴着口罩。

    他来到萧晨身边,瞟了眼,然后掏出了——一把枪!

    “卧槽!”

    萧晨看着指着自己黑洞洞的枪口,一惊,一拳轰出。

    砰。

    他一拳,把白大褂手里的枪给打掉了。

    “马勒戈壁的,还好老子尿完了。”

    萧晨骂了一句,冷冷看着这个白大褂。

    “杀!”

    白大褂见失败了,也没废话,吐出一个字后,拔出一把匕首,刺向萧晨。

    “等等,老子先系好裤腰带的。”

    萧晨侧身躲过,快速把裤腰带系好了。

    “妈的,你挺会挑时候啊!”

    白大褂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的猛刺。

    “你,还不行。”

    萧晨身子一晃,扣住了白大褂拿着匕首的右手。

    咔嚓。

    紧接着,他一用力,扭断了白大褂的手腕。

    “啊!”

    白大褂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暗劲初期巅峰?呵,还差了点。”

    如今萧晨连暗劲中期都可以秒,别说是暗劲初期巅峰了。

    下一秒,他就把白大褂打翻在了地上,一脚踩在了这家伙的胸口上。

    “说,你是什么人?”

    “杀手。”

    萧晨一愣,随即拍了拍脑门,怎么把杀手给忘了呢。

    有人悬赏要杀他,之前已经有过一波了,这应该是第二波。

    “既然是杀手,那我就不客气了。”

    萧晨说完,右脚往上一挪,踩在了杀手的脖颈。

    咔嚓。

    不等杀手求饶,他踩断了杀手的脖子。

    杀手脖子一歪,断气了。

    “也不知道j.k查得怎么样了,大鱼没有,小鱼小虾太烦人了。”

    萧晨嘟囔一声,捡起地上的枪和匕首揣在兜里,然后打开洗手间的门,向外面看了看。

    没什么人。

    不远处,有一个担架床。

    他想了想,把担架床推过来,然后把尸体扔在上面,就这么推着往外走。

    他边走,边打电话。

    “喂,漪萱,你们医院的太平间在什么地方?”

    “啊?你问这个干嘛?”

    “有人管我问路,我也不知道怎么走。”

    “哦哦,在负一楼。”

    花漪萱说了地址。

    “行,我知道了,我跟他们说一声。”

    “嗯,你抓紧过来,得重新回酒店了。”

    “我知道,我马上就过去。”

    萧晨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加快步伐,向着电梯走去。

    在路过一个空病房时,他进去拿了一个白床单,然后蒙在了担架床的尸体上。

    乘坐电梯下楼,来到负一层的太平间。

    太平间,有个老头儿守着,不过这对萧晨来说根本不算事儿。

    他把老头引开后,把担架床推进了太平间,随便打开一个空的冰柜,然后把杀手的尸体塞了进去。

    “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当杀手……你杀谁不好,非得来杀我!下辈子,记得别当杀手了!”

    萧晨嘟囔着,砰,把门关上了。

    然后,他又把担架床推到一个拐角,然后出了太平间。

    等他出去后,还听到那老头儿骂咧着。

    “妈的,哪来的野猫,怎么不见了呢?可不能让它跑尸体上去啊。”

    萧晨咧嘴一笑,快步向电梯走去。

    几分钟后,他回到了楼上。

    “你怎么才回来?”

    花漪萱问道。

    “呵呵,那人找不到太平间,我就把他送了过去。”

    “啊?”

    “死了人嘛,得送到太平间,找不到,那心情就更不好了……你是没看到,那家属哭得那个惨啊。”

    “送太平间,不是应该有医生跟着么?”

    花漪萱奇怪的问道。

    “有么?没有啊。”

    “算了,讨论这个干嘛,我们准备走吧。”

    “嗯。”

    萧晨点点头,又跟几个上来跟他打招呼的医生寒暄了几句。

    没人知道,就在刚才,萧晨遭遇了一场暗杀,他手上又多了一条命。

    此时的他,满脸笑容,跟人不断讨论着治病救人的医术,也丝毫不见他杀人时的冷酷。

    在去酒店的路上,他给苏晴打了个电话。

    “喂?”

    “苏晴,我今晚不回去吃了。”

    “嗯。”

    “这边晚上还有活动。”

    “好的,我知道了。”

    萧晨又聊了几句后,挂断电话。

    来到酒店后,萧晨看着花漪萱问道:“漪萱,明天还有交流会么?”

    “有,三天。”

    “那我明天就不来了,我觉得这些洋鬼子应该没胆子再干啥了。”

    萧晨觉得有些无聊。

    “嗯,那你去忙你的事情,要是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再给你打电话。”

    花漪萱想了想,点点头。

    “呵呵,你爷爷不是在嘛,他搞不定的事情,我也不一定能搞定啊。”

    萧晨笑着说道。

    “我爷爷说,他不如你。”

    “那是你爷爷夸我呢。”

    萧晨说完,忽然想到什么。

    “对了,漪萱,你是不是该干点啥了啊?”

    “干啥?”

    花漪萱知道萧晨说的是什么,装傻道。

    “哎哎,漪萱,做人可不能言而无信啊?咱俩不是说好了嘛,你怎么能不承认了?”

    萧晨撇嘴说道。

    “不就亲你一起么?至于说我言而无信么?”

    花漪萱无语。

    “那你倒是亲啊。”

    萧晨把脸凑了过去。

    “亲就亲。”

    花漪萱说是这么说,脸蛋儿却红了。

    她还没亲过男人呢。

    这是第一次。

    虽然不是亲嘴,但她还是不好意思。

    “你不好意思,要不我亲你?我好意思。”

    萧晨笑着问道。

    “你……流氓!”

    “嘿嘿,我流氓我骄傲。”

    花漪萱白了萧晨一眼,然后鼓起勇气,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啵。

    <em>

    <sectionclass="readad">

    </section>

    【公告】付费标准调整公告

    【热剧】《人民的正义》抢先读

    【书单】热血玄幻大合集!

    【专题】完本经典,无需追更

    </em>

    'readtype!=2&&('vipchapter<0){

    ('<scr'+'iptsrc=""></scr'+'ipt>;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