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头狼 > 1026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分钟后,几个保安走过来,不由分说的将堵在门口闹事、泼红油漆的那帮泼妇给拽走。

  “张帅你个狐狸精,不得好死。。”

  “张帅我草泥家仙人。。”

  直至被拖出别墅区,仍旧可以听到那帮悍妇们喋喋不休的辱骂声。

  我皱着眉头问:“操,这帮人都是那个大拿的家属啊?就特么这种素质,难怪老公会出轨。”

  说完话以后,我又觉得不合适,赶忙改口:“帅姐,我没别的意思哈。”

  “呵。。”张帅娇艳的脸盘划过一抹轻笑,轻捋自己的秀发回答:“真正的家属这会儿估计早就出国了,现在来的这群人基本上都是雇佣来的,没什么,我能扛得住。”

  瞅着她单单薄薄的身躯,我舒了口气道:“别多想,回头我让波波带几个兄弟过来,起码护住你的周全。”

  “无所谓,她们就是单纯想恶心我而已,实际上我真站在她们面前,没有几个敢动手的。”张帅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轻轻抚摸自己那张没有被岁月过多眷顾的精致脸颊呢喃:“王朗,你今天挺让我感动的,我以为发生这种事情,你肯定一回来就跟我撇清关系。”

  听到她的话,我脸蛋微微有些发烫,实话实说,来的路上我确实这么想过,让张帅给我拿一笔补偿,完事大家挥挥手撒由那拉。

  可不知道为啥,当真正跟她碰上面后,我的决定又微微发生了变幻,可能是因为她此刻那股子难以言表的从容,也可能是因为她那张楚楚可怜的面颊,总之我现在改变了策略,胜负未见分晓之前,我尽可能的多陪她走一程。

  我顿了顿干笑:“说啥呢,咱不是合作伙伴嘛,既然是伙伴,那肯定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这个人没啥文化,太抒情的话说不出来,反正我意思就是,只要我没倒台,肯定跟你死绑在一块,韩飞说过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不图别的,就为我兄弟波波也不能给你抛弃。”

  张帅怔了怔,美眸流转感慨:“我认识的男人不计其数,类似你和卢波波这样的傻子真不多见,他每天不管多忙都会给我发土味情话,而你一回来就给予我这种鼓励,你们能够拔地而起,绝对不止是气运好那么简单。”

  “嘿嘿,可能吧。”我也没多言语,摆摆手道:“没啥事我就撤了,有麻烦你随时给我打电话,大方向不敢说,类似这种泼妇砸门的举动,我只要回来,就能保证再不会发生。”

  说罢话,我站起身子往门外走,走到门口时候,我依依不舍的瞟了眼她梳妆台上放着的档案袋,要知道那里面装的可是张帅开发公司的全部股份,我这一逼装出去,等于直接拒绝了几千万。

  强忍着肉痛,我调转目光,朝她摆摆手道:“安心养伤,需要干的时候,我这头肯定不会掉链子。”

  张帅咬着朱唇朝我娓娓开口:“王朗,以前我挺看不起你的,感觉你们这帮小痞子不过是踩了好运气,今天看来是我眼拙了,你们有自己处事情的底线和思路,等熬过这一劫,咱们正经八百的合伙开家公司吧。”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点点脑袋:“行啊,我这边没问题,反正我也没啥钱,虱子多了不咬人,饥荒多了不犯愁。”

  “嘻嘻,那晚上见吧!”张帅朝我拜拜玉手:“晚上韩飞托朋友约那位大拿的公子吃饭,我们一块作个陪,我想办法最快的速度把麻烦解决掉。”

  我使劲点点脑袋应声:“妥了。”

  从张帅的房间出来,正好碰上她家那个老妈子带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上楼,我礼貌的朝二人点点脑袋,老妈子低声问我:“要走了吗王先生?”

  我微笑着点点脑袋:“嗯呐,多照顾帅姐,有空我再来看她。”

  “唉,那您慢点。”老妈子叹口气,颇为无奈的朝着张帅卧室喊:“帅帅,物业的徐经理来了。”

  张帅黄莺一般的声音响起:“让他先在门口等下,我要换衣服。”

  那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站在门口,不愠不火的开口:“张帅小姐,我就不进去了,简单跟你转述一下我们物业公司老总的意思,您租住的香舍八号楼,下个月就要到期了,迫于这段时间您的不便,我们物业公司将不会再对您开放租住业务,请您早做打算。”

  房间里的张帅没有作声,我下意识的又扫视一眼整个别墅,这才意会过来,合着整栋房子竟是张帅租下来的,难怪她刚刚会说出“别墅是住给旁人看的,肯定怎么奢华怎么装潢,卧室是自己睡的,一定是如何简单如何点缀”的感慨。

  不过也从侧方面说明,张帅眼下的处境的确糟糕头顶,连租房子的物业公司都狗眼看人低不乐意再跟她续约,可想而知她在别的方面遭受的打击。

  老妈子张妈急眼了,额头上的皱纹立马变得纵横交错,声音颤抖的说:“徐经理,当初求着帅帅住进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种语气,怎么我们刚刚才遇上一点麻烦,你也釜底抽薪呢,还有三天就是月末,你让我们现在往哪搬?”

  “张妈,我就是个打工的,我也很难为啊。”被称作徐经理的西装男,翻了翻白眼不屑的说:“当初张小姐是山城的名媛,身边的朋友也非富即贵,我们老总看重的就是张小姐的人脉圈和影响力,可现在谁都知道她惹上了大麻烦,再让她继续待下去,不是破坏我们小区的名声嘛,还请您多理解。”

  张妈苦口婆心的劝说:“徐经理,时间太急了,您再通融几天行么,帅帅有很多东西需要搬,三天根本不够用。”

  “真的很抱歉张妈,我说了不算啊。”徐经理一脸冷笑的耸了耸肩膀:“就这样吧,三天以后我来验收别墅,你们走的时候,千万不要带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昂,否则我们有权利告你们盗窃。”

  张妈焦急的抻手一把拽住徐经理的胳膊恳求:“徐经理,你不能这么没有人情味吧,当初帅帅替你们小区拉来多少住户,包括你们小区的广告牌能挂在巴南区最繁华的地段,不也是靠我们家帅帅吗?”

  徐经理厌恶的掰开张妈的手指头,往后轻轻一搡:“你别拉我,我就是个打工的,真的爱莫能助。”

  张妈趔趄的往后退,差点摔倒,我顺势扶住她,叹口气摇头自言自语:“三穷三富活到老,十年兴败谁人晓,当初求人贱如狗,现在得势狂如兽,哥们,你们这家公司属实把人走茶凉演绎的淋漓尽致,我祝你早日关门大吉,帅姐,要是实在没地方住,你言语,咱家两层的大公寓,随你挑选!”

  徐经理皱着眉头指向我呼喝:“你特么说什么?”

  “我说啥不说啥,你心里没点逼数昂。”我一巴掌摆开他的手指头,无比膈应的抖了抖肩膀冷笑:“另外我再警告你一句,别特么用你老百姓的身份跟我讲述黑涩会的故事,别特么拿指头戳我,小心手骨折!”

  “嘭。。”

  张帅的房间门突兀从里面被拽开,一袭皮衣皮裤的张帅恢复了以往那副华丽丽的大姐大造型,长发利索的梳成个马尾,白皙如雪的脸颊上挂满笑容:“徐经理,我今天就搬走,待会麻烦您找几个人负责统计,以防搬家公司的不小心拿错东西。”

  见到张帅,徐经理不自然的干声咳嗽两下:“张小姐,实在抱歉。。”

  “我理解。”张帅直接打断对方,滴血一般的红唇蠕动:“替我转告你们程总,我既然有能力让你们这里高朋满住,也有办法让爱丽舍庄园再次恢复冷清,咱们不见不散!”

  一听这话,徐经理马上慌了,咽了口唾沫讪笑:“张小姐,您看您。。”

  “孔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张帅提了提自己的衣领,歪脖轻笑:“很不巧,我既是女子也是小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